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渡风尘

渡风尘
编辑荐:你我皆是这风尘中的过客,好也罢坏也罢,易也罢难也罢,都是唯一的一程无法重来的终点路,或紧或慢,都是要走过的
上班的地方远,常和同事到路边的小饭店吃午饭。有时,是自己一个人去。
郊外交通要道的路口四周,林立了许多的饭店,大都是些低矮简易的二三间房子,门前搭个棚子就成了。吃饭的人多是大货车司机,工厂工人和一些做零活的建筑农民工等。主食多是些包子,面条,汤粥,油饼等,简单快易,随时可上。
二间乌黑油亮的店面,几张吱呀摇晃的桌子,四周堆满大锅小灶、碗筷盘盆、包子笼泔水桶等等。嘈杂的人群里,身着油黑白围裙的店夫妇,穿梭于其中,将一碗碗面或汤迅速的放在食客面前后将油乎乎的手在裙边连蹭几下把沾在手指上的汤水抹去,或放下手中的包子接过顾客的钱把手伸进围裙前的口袋中翻出一把零钱来数 有时忙不过来时,吃饭的人就会自己动手拿碗盛汤拿包子,吃完后报数给钱就行了。在蝇飞蚊舞的夏季,有时有幸的话,还可以在饭菜中吃出来另类
这就是我常去的一家小店。饭说不上好,但量大价低实惠。几个包子一碗汤或一碗面条,少则三四块,多则五六块就吃饱了。在如今的社会,三四块钱一顿饭已微不足道了。而我常吃的是四个包子一碗粥,三块;有时一碗面,四块,午饭就这样打发了。
渐渐的,同事们都换了地方,而我却习惯在一个地方经常了。独自一个人去,一个人回。每当有人问起吃的什么时,我都回答说是包子。慢慢地都知道我的习性了,后来再碰面直接打趣道: 经理!又是包子? 我只是轻轻嗯一声,笑笑走开了
或许是固执,更多是省俭。一个人的习性,难易改变,或许是不愿改变。多半生了,一个人还是这样地活着走着
为谁忙碌为谁甜?为谁奔波为谁俭?又为谁辛苦为谁活
吃饭时,常见到一些农民工人,华白杂乱丛生的头发,满脸暗黑枯深的皱纹,干裂皴破永远洗不净泥垢的双手,穿着一身破烂带灰土永不相搭的衣服和一双满是泥尘开裂破洞的土布鞋 来去匆匆的背影中,隐约着心中的一个影子,清晰却又模糊,却时常在面前晃动
曾看到过一个年近七十的老人,坐在摇晃的桌子旁,面前放着三个包子一碗清汤,乌黑干裂的左手正拿着一个包子在吃,吃几口放下,再拿起小勺去舀汤,放进四周满是乱渣胡子的干竭乌唇边吮吸,而另一手紧缩在满是灰渣的绿军装宽袖里隐着,只剩下了一个肉卷 旁边的同伙不时地取笑: 干那么猛,就吃这点啊,省那么多钱给谁花?都成金山了!
忽然想起十几年前在镇上中学教学时,一个七十二岁的矮个子老人站在五六米高的架子上举着长木杆给学校的宿舍楼刷涂料。从早到晚,除了吃饭停会外,上上下下几乎不停歇。听人说,他儿子出车祸不在了,儿媳改嫁,只留下二个孙子了
忽又想起第一次请父母吃饭来,那还是前年母亲来县城住院做手术后,正好赶上她的生日,我执意不让他们回老家,在城里的合家欢饭店请他们吃饭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父母第一次去像点模样的饭店 那一年我近不惑,而父母已过花甲
有时候,看着看着,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心中泛起一阵酸楚来,泪涌眼边
没有经历过,你就不会懂得别人的伤悲;没有经历过,你就不会明白别人的,也就无权去评说。
你我皆是这风尘中的过客,好也罢坏也罢,易也罢难也罢,都是唯一的一程无法重来的终点路,或紧或慢,都是要走过的。只不过是,在走的途中,你笑笑我,我笑笑你,但到头来,你也是种生活,我也是种生活
随机推荐: 折扣券 领取优惠券 淘宝优惠券 米秀
相关的主题文章:

  
   http://xn--fromwww-n4f54bq91u.100elearning.com/viewthread.php?tid=222919&extra=
  
   https://ritaschulte.com/heartline/sanctity-of-life-ministries#comment-14502
  
   http://www.sugarplumandcompany.com/blog/unique-wedding-guestbook-ideas-for-19-20/?unapproved=55393&moderation-hash=752859f0e46a2aba1d32f278ecfd68eb#comment-55393
  
   http://wwwll.66rt.com/viewthread.php?tid=283879&extra=
  
   http://bleurendezvous.com/#commen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