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雪缘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雪缘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宗元贬出京城.来到永州,掐指五个年头。
  永贞五年,年节将至。官府衙门,放假迎新。前几天,一场透雪,多年未见。这一天,大雪趋停,似有放晴之兆。宗元用过早餐,只身出城,往西而去。
  永州的郊外,山水田园,白雪皑皑;房檐竹树,冰凌串串。天上时飘零星雪花,远处传来几声犬吠;百鸟藏窝,路人稀少。
  宗元缓步,漫无目的。五年的贬谪生涯,使这个河东汉子俨然成了永州乡民。政治遭遇,已早抛脑后;妻儿老小,却萦绕牵挂。走着走着,一条小溪横在跟前。宗元抬头,四顾远近,仅见溪旁一“老翁”,头顶竹笠,身披蓑衣,端坐船头,悠然垂钓。宗元急步趋前,趁机找个话伴。
  “老人家,好兴致!”
  “谁?没老人呀?”钓鱼人随即回答。
  “我说您,老人家。”
  “我?”钓者随即转身,四眼相对,哈哈大笑。
  “啊,柳长官,失敬失敬!”钓者即刻起身,“请进小舟小憩。”
  “你看,我老眼昏花,错将后生当老翁。”宗元钻进了小舟。
  “年轻人,收获几何?”
  “惭愧惭愧,只鱼未钓。”钓者提起渔竿,二人不约而同,高声欢叫,“何来渔钩!”
  近两小时的叙叨,宗元悟出了钓者的身世。他想,这雪天垂钓,并非为渔,实乃找静。这里,他躲过了一切人事纷争;这里,他收获了全部静穆雅致。
  “年轻人,你是智者,不像我……”宗元欲言又止。
  “柳长官为民父母,心系百姓,那像小辈我青春虚度。”
  两人身份虽不同,话语却投机。此时,雪止了,天空漏下一线阳光,给雪原平添一层金色。
  两人唠叨了几个时辰。
  时间不早,宗元向钓者辞行,随手折下一树枝,选一平地,题《江雪》小诗一首:“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以作临别赠言。
  “好诗好诗!”钓者一看,连连称颂,顺势接过树枝,回赠一首《雪缘》:“一望群山雪,举原君我切。顺天请命功,风雨能摧裂?”
  宗元一看,连声推却:“不敢当,不敢当。”
  两人拱手作揖,依依惜别。
  十几年一晃而过。元和十四年,宗元逝于柳州。已届不惑之年的钓者,急忙赶往柳州,为雪友送行。
  宗元灵前,钓者拿出两粒金丸,深情哭诉:
  “溪旁一遇兮,以逾十年;怎奈再遇兮,公却无言。一生为民兮,功德无量;终身受屈兮,天地何违?小辈痛疾兮,溪旁贻误;残留世间兮,泥淖一堆。老天怜悯兮,赐我纯朴:大鲤窜舟兮,遗我金丸。何敢私吞兮,转呈官府;留待两粒兮,陪伴柳公。但愿九泉兮,柳公有知:不再屈己兮,仙居乐土。”
  又过了十年,钓翁亦撒手西归,追寻柳公去了。
  随机推荐:淘宝购物优惠 优惠券英文 淘宝官网网页版 淘宝购买 购物卷
相关的主题文章:

  
   http://www.lakelivingstonwaterfront.com/#comment-94884
  
   https://www.homebaseworks.in/ad-posting-jobs.html#comment-38946
  
   http://overallsandaprons.com/blog/chef-craig-deihl/#comment-112413
  
   http://theladyandherpearls.com/blog/the-surrender-of-disappointment/#comment-136680
  
   http://frum.100elearning.com/viewthread.php?tid=615355&extra=
返回列表